當前位置

首頁 > 勵志故事 > 禪理故事 > 祖沖之的勵志故事(精選5篇)

祖沖之的勵志故事(精選5篇)

推薦人: 來源: 時間: 2022-05-01 閱讀: 3.06W 次

故事:在現實認知觀的基礎上,對其描寫成非常態性現象。是文學體裁的一種,側重於事件發展過程的描述。強調情節的生動性和連貫性,較適於口頭講述。已經發生事。或者想象故事。下面是小編整理的祖沖之的勵志故事,一起來看看吧。

祖沖之的勵志故事(精選5篇)

祖沖之的勵志故事 篇1

祖沖之(429-500)的祖父名叫祖昌,在宋朝做了一個管理朝廷建築的長官。祖沖之長在這樣的家庭裏,從小就讀了不少書,人家都稱讚他是個博學的青年。他特別愛好研究數學,也喜歡研究天文曆法,經常觀測太陽和星球運行的情況,並且做了詳細記錄。

宋孝武帝聽到他的名氣,派他到一個專門研究學術的官署“華林學省”工作。他對做官並沒有興趣,但是在那裏,可以更加專心研究數學、天文了。

我國曆代都有研究天文的官,並且根據研究天文的結果來制定曆法。到了宋朝的時候,曆法已經有很大進步,但是祖沖之認爲還不夠精確。他根據他長期觀察的結果,創制出一部新的歷法,叫做“大明曆”(“大明”是宋孝武帝的年號)。這種曆法測定的每一回歸年(也就是兩年冬至點之間的時間)的天數,跟現代科學測定的相差只有五十秒;測定月亮環行一週的天數,跟現代科學測定的相差不到一秒,可見它的精確程度了。公元462年,祖沖之請求宋孝武帝頒佈新曆,孝武帝召集大臣商議。那時候,有一個皇帝寵幸的大臣戴法興出來反對,認爲祖沖之擅自改變古歷,是離經叛道的行爲。祖沖之當場用他研究的數據回駁了戴法興。戴法興依仗皇帝寵幸他,蠻橫地說:“曆法是古人制定的,後代的人不應該改動。”祖沖之一點也不害怕。他嚴肅地說:“你如果有事實根據,就只管拿出來辯論。不要拿空話嚇唬人嘛。”宋孝武帝想幫助戴法興,找了一些懂得曆法的人跟祖沖之辯論,也一個個被祖沖之駁倒了。但是宋孝武帝還是不肯頒佈新曆。直到祖沖之死了十年之後,他創制的大明曆纔得到推行。

儘管當時社會十分動亂不安,但是祖沖之還是孜孜不倦地研究科學。他更大的成就是在數學方面。他曾經對古代數學著作《九章算術》作了註釋,又編寫一本《綴術》。他的最傑出貢獻是求得相當精確的圓周率。經過長期的艱苦研究,他計算出圓周率在3.1415926和3.1415927之間,成爲世界上最早把圓周率數值推算到七位數字以上的科學家。

祖沖之在科學發明上是個多面手,他造過一種指南車,隨便車子怎樣轉彎,車上的銅人總是指着南方;他又造過“千里船”,在新亭江(在今南京市西南)上試航過,一天可以航行一百多裏。他還利用水力轉動石磨,舂米碾穀子,叫做“水碓磨”。

祖沖之晚年的時候,掌握宋朝禁衛軍的蕭道成滅了宋朝。

祖沖之的勵志故事 篇2

祖沖之祖籍河北,他的祖父和父親都曾在南朝做官,因而他出生於南方。晉朝末年,由於北方連年混戰,中原地區的人口大量遷移到南方,促使長江流域的農業生產和社會經濟各方面都有迅速的發展,祖沖之正是誕生在這樣的時代環境裏。祖家歷代對天文曆法都很有研究。在家庭的影響下,祖沖之從小便對天文學和數學發生了濃厚的興趣。

在青年時代,他便對劉歆、張衡、王蕃、劉徽等人的工作進行了深入細緻的研究,駁正了他們的錯誤。以後他繼續鑽研,在科學技術方面作出極有價值的貢獻。精確到小數點後第六位數的圓周率,便是他其中最傑出的成就之一。在天文曆法方面,他曾將自古代到他生活年代爲止所有可以蒐羅到的文獻資料,全部整理了一遍,並且通過親自觀測和推算,做了深切的驗證。他指出當時所流行的何承天(公元370—447年)編定的歷法有許多嚴重的錯誤。因此他便開始編制另一種新的歷法。

宋大明6年(公元462年),33歲的祖沖之編好了新的歷法“大明曆”。這是一部最好的歷法,但是卻遭到了當時朝廷中最得勢人物戴法興的反對。許多官員懼怕戴法興的勢力,不敢對祖沖之新曆作公正的評定。祖沖之爲了堅持真理,勇敢地與戴法興展開了辯論,他寫了一篇有名的《駁議》,逐條駁斥了戴法興的無理責難。這場辯論,實際上反映了當時科學發展過程中科學和反科學、進步和保守之間的尖銳鬥爭。戴法興等人認爲:歷代流傳下來的東西,都是古制,是不可革的,是“萬世不易”的,他們認爲天文曆法不是“凡人”可以修改的,他們說:“非衝之淺慮妄可穿鑿”,甚至進一步責罵祖沖之是“誣天背經”。祖沖之對他們提出了尖銳的反駁。他認爲日月五星的運行“非出神怪”,“是有形可檢,有數可推”,只要進行細心的觀測和推算。孟子早先所說“千年之日至(夏至、冬至)可生而致”的話是完全可以做到的。祖沖之在《駁議》中寫了兩句非常有名的話“願聞顯據,以覆理實”,“浮詞虛貶,竊非所懼”。他希望雙方都拿出真實的證據,辨明真正的是非,至於造謠和中傷,那是他絲毫不怕的。由於種種阻礙,大明曆一直到他死後十年,在樑朝才得以頒行(公元510年)。

祖沖之除天文曆法和數學之外,對機械方面也有研究,他製造過“指南車”和“千里船”,此外,他對音律也很精通,對古代的許多書籍進行過註釋,他還寫過十卷小說,他真稱得上是一個多才多藝的科學家。關於他在數學方面的著作,最著名的要算是《綴術》,此外還有《九章算術譯註》、《重差注》等等,但這些也都失傳了。

祖沖之的兒子祖𣈶也是一位傑出的數學家,他繼承了祖沖之在數學和天文曆法方面的工作,並進一步發揚光大了他父親的成就。祖沖之的“大明曆”就是經過祖𣈶三次建議之後才被樑朝採用的。關於球體體積的計算也是作爲祖𣈶的工作流傳下來的。祖𣈶終生好學不倦。傳說他小的時候,專心讀書,連打雷也不覺得,走路時思考問題,曾經撞到別人身上。

祖沖之父子的名字,不僅在國內已是受到稱道,在世界上也受到了應有的重視。

祖沖之的勵志故事 篇3

說到祖沖之,腦海裏便直接將圓周率與他聯繫起來,他倆就像人與影子一樣早已密不可分了。在古代,沒有現代如此發達的科技僅能依靠排列算籌、繩尺測量等簡單的工具,祖沖之卻能將圓周率精確到小數點後第七位,比歐洲要早一千年,其間的艱難險阻可想而知。如此艱鉅而細緻的演算,就是現在的我們不借助任何機器也不一定能算得如此精確,但圓周率的前七位我們卻能熟記於心、張口就來,實際上我們只不過是走了條捷徑,摘取了前人的成果。

面對如此龐大的計算,祖沖之可謂是大智大勇、臨危不懼。相比較我們,那真是自愧不如!在平常的學習中,一遇到繁瑣些的問題我們便心浮氣躁、抓耳撓腮、眉頭緊皺像是在迷宮中晃盪了許久找不到出口一般,心急如焚;有的甚至直接放棄不再去想那些傷腦筋的題目而是在網上搜。如此,思維便得不到發展提升總是在一個層面停滯不前,宛如一隻井底之蛙只能貪婪地望着井口的那一小片天空,只能深陷在小小的泥潭而不自知,永遠無法親眼見識天空的廣闊無垠。也許是沒經歷過艱苦的環境不知道學習的重要性,對於手到擒來的東西不知道珍惜,往往在失去之後才明白如此豐富的校園生活是多麼的彌足珍貴。

像那些生活在山區裏的貧苦學生往往要比我們更懂得珍惜,每天天不亮就要起牀,揹着書包走在曲折泥濘的山間小路上,走了幾十裏才能到校;每天放學都要藉着月亮的光輝才能安全到家。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下,他們卻能始終如一,每天起早貪黑堅持上學。試想,無論是在古代還是在現代,總有人在艱苦的環境下依然能勤奮好學,而我們生活在如此優越的環境下怎能不發憤圖強、奮起直追呢!

當然,祖沖之能夠流芳百世不僅僅是因爲他的勤奮好學與數學上的成就,還因爲他爲官清正、勤政愛民,爲人們辦了許多實事,是一位名副其實的清官。他還改造指南車、建造千里船等,這無疑是世界科技史上的一個奇蹟,是中國人的驕傲。

我們應該繼承並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,更要培養優秀人才,正如趙翼所說“江山代有人才出,各領風騷數百年”。

祖沖之的勵志故事 篇4

祖沖之是南朝偉大的數學家和天文學家,他是世界上把圓周率算到第七位的第一人,所以圓周率又被稱爲“祖率”。他在數學和天文學上的貢獻,對後世的發展有着很深遠的影響。

祖沖之生於429年,卒於500年,是中國南北朝時期有名的數學家和天文學家。其祖父乃是祖昌,主管土木工程;其父祖朔,學識淵博,受人尊重。所以祖沖之有一個很好的成長環境,來自家庭的薰陶和自己的努力,使他很早就有了博學的美譽。

祖沖之能在科學上取得巨大的成就,這和他執着、勤奮的研究態度有着莫大的關係。他蒐集了大量的資料,上至遠古,下至他生活的年代,他全部都進行考察,而且他絕不會把自己的思維侷限在古人的認識中。這也是他能在科學上走得比別人更遠的原因之一。

後來,孝武帝聽聞祖沖之的名聲,任命他到總明觀任職。當時,總明觀是最權威的`科研機構,在總明觀任教,讓他能夠接觸到更多、更豐富的資料,也讓他擁有了進行研究與開拓的資本與條件。

其後數年,祖沖之雖然繼續擔任朝廷命官,生活並不安定,但他從沒放棄過對科學的研究。公元462年,祖沖之在天文學上的嘔心瀝血之作——新曆法《大明曆》終於完成。

祖沖之晚年的時候,由於政局變化,祖沖之的研究方向也隨之發生的改變,從對數學、天文學的研究轉變爲對文學和社會學的研究。這種改變是由生存環境和社會現實所決定的。

祖沖之從小就對古書一竅不通,卻極愛數學,富有實踐精神。幼時,私塾的先生告訴祖沖之,“圓周是直徑的3倍”。祖沖之對此產生了疑問,第二天就跑去村頭測量車輪,量來量去都與這個結論不符。此後多年,這個疑問一直困擾着他。

後來,祖沖之受到劉徽的“割圓術”的啓發,沿着他的方法繼續研究下去,以期求得更加精準的結果,而爲了防止出現差錯,他的每一步都會計算兩遍。經過無數遍的演算,最終得出了圓周率在3.1415926和3.1415927之間的結論。

祖沖之是將圓周率精確到第七位的第一人,與歐洲相比,早了1000多年。所以,圓周率又被稱爲“祖率”,是對祖沖之這一偉大成就的紀念。

祖沖之的勵志故事 篇5

祖沖之(429—500),中國南北朝時代南朝數學家、天文學家、物理學家。祖沖之的祖父名叫祖昌,在宋朝做了一個管理朝廷建築的長官。祖沖之長在這樣的家庭裏,從小就讀了不少書,人家都稱讚他是個博學的青年。他特別愛好研究數學,也喜歡研究天文曆法,經常觀測太陽和星球運行的情況,並且做了詳細記錄。

【祖沖之和圓周率的故事】

祖沖之在數學上的傑出成就,是關於圓周率的計算。秦漢以前,人們以"徑一週三"做爲圓周率,這就是"古率"。後來發現古率誤差太大,圓周率應是"圓徑一而週三有餘",不過究竟餘多少,意見不一。直到三國時期,劉徽提出了計算圓周率的科學方法——"割圓術",用圓內接正多邊形的周長來逼近圓周長。劉徽計算到圓內接96邊形,求得π=3.14,並指出,內接正多邊形的邊數越多,所求得的π值越精確。祖沖之在前人成就的基礎上,經過刻苦鑽研,反覆演算,求出π在3.1415926與3.1415927之間。並得出了π分數形式的近似值,取爲約率,取爲密率,其中取六位小數是3.141929,它是分子分母在1000以內最接近π值的分數。祖沖之究竟用什麼方法得出這一結果,現在無從考查。若設想他按劉徽的"割圓術"方法去求的話,就要計算到圓內接16.384邊形,這需要化費多少時間和付出多麼巨大的勞動啊!由此可見他在治學上的頑強毅力和聰敏才智是令人欽佩的。祖沖之計算得出的密率,外國數學家獲得同樣結果,已是一千多年以後的事了。爲了紀念祖沖之的傑出貢獻,有些外國數學史家建議把π=叫做"祖率"。

祖沖之博覽當時的名家經典,堅持實事求是,他從親自測量計算的大量資料中對比分析,發現過去曆法的嚴重誤差,並勇於改進,在他三十三歲時編製成功了《大明曆》,開闢了曆法史的新紀元。

祖沖之還與他的兒子祖𣈶(也是我國著名的數學家)一起,用巧妙的方法解決了球體體積的計算。他們當時採用的一條原理是:"冪勢既同,則積不容異。"意即,位於兩平行平面之間的兩個立體,被任一平行於這兩平面的平面所截,如果兩個截面的面積恆相等,則這兩個立體的體積相等。這一原理,在西文被稱爲卡瓦列利原理,但這是在祖氏以後一千多年才由卡氏發現的。爲了紀念祖氏父子發現這一原理的重大貢獻,大家也稱這原理爲"祖𣈶原理"。